7日早上8點多,在長沙陽光100後海的家中,小妮(化名)突發疾病。顧不上穿鞋子,孫龍和妻子抱著女兒就下了樓,竟忘記自家車就停在樓下。幸運的是,遇到了一輛私家車。送醫途中,私家車主一路闖了幾個紅燈。孫龍說,他想找到好心人,除了表示感謝,還願意作證,“闖一個紅燈扣6分,給別人帶來了麻煩。”。(10月9日《瀟湘晨報》))
  這是一個聽來讓人溫暖的故事:路見危難,能果斷伸出援手,更難能可貴的是,在救人於危難之後,也只是默默離開。當“扶不扶“都已成為一道充滿風險的選擇題,這即便不是“勝造七級浮屠“的事,至少也是非常有道德的義舉。在百度中鍵入關鍵詞:送醫、闖紅燈,竟可以搜索出多達60萬的相關新聞,而這些新聞背後大多是一個個溫暖的人間真情故事。
  不過,這樣一個如此溫暖的故事,還是遮蔽不了一個事實:私家車主一路連闖紅燈。為趕時間救人,這似乎是可以讓闖紅燈成為溫暖故事的錦上花,但是,不可忽視的價值判斷是,連闖紅燈,即便不去慮及本身的風險,但所挑戰的卻是公共安全和規則,而這很可能造成對公共利益的戕害。
  因於這樣的細節存在,在充滿溫暖的好心送醫路上,發生於個體利益與公共利益、倫理人性與現實制度的摩擦和掣肘,成為不可迴避的價值判斷。
  基於這樣的認知,所捧生出的是這樣的提醒:既無須過度拔高“闖紅燈送醫”的好心,也不應將個體安全和公共利益推到對立面,在個體的生命安全與公共利益之間,應該是存在著可過渡的安全地帶。在這個安全地帶內,能否闖紅燈,闖紅燈後能否得到制度救濟,這應是清晰可見的。
  當然,這種境況的實現,不是建立在單個好心人堅定的道義支撐,也不是建立在公共資源的單向消解,而是建立在制度規則基礎上整體向好。換言之,好心不能成為無視社會規則的通行證,社會規則也不能成為社會良心的攔路虎。
  回到這起溫暖的新聞故事來說,不留名的好心車主,以對良善等人類朴素情感的保有和維持,在連闖紅燈中,實現人性與道義的堅守,既輓救了生命,也救贖了社會良知,而來自於律法中“緊急救人闖紅燈可銷分”的制度補丁,讓這份好心在可循的邊界內能大放光彩,而不是個體理性下不得已的“次優選擇”。
  總而言之,心有良善,心存敬畏,這是好心送醫路上應閃現的道德情操。
  文/周俊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好心送醫能否闖紅燈)
創作者介紹

鐘點女傭

ke41kedsx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